不打扰,是你的仁慈

不打扰,是你的仁慈
不是谁脱离谁就会活不下去的    画家黄永玉在《北向之痛》一文中,以古雅隽永的笔触,记载了他和钱钟书往来的逸闻。黄家和钱家是街坊,相距只要200米,多年来,黄永玉先生只访问过钱家2次,不是他不想,而是怕打扰他们的安静,怕糟蹋他们的时刻。钱家4口人都戴眼镜,周末有闲,各居一角看书做学问。黄永玉是一个风趣的老头,不光画得好,写得也好,并且情商高,与钱家往来的方法很特别:“有时南边家园送来春茶或许春笋,先打个电话,东西送到门口也就算了。”    每次看到这儿,我的心都会温顺地动一下。送人礼物,又怕打扰人,礼物只送到大门口,这是多柔软的心啊?不打扰他人的安静是一种慈善,不损伤他人的自负是一种仁慈。静静地守候,远远地重视,这何曾不是一种慈善呢?    不打扰一朵花的怒放是一种温顺。一粒花种在湿润幽静的泥土里静静酝酿,竭尽生命一切的力气,破土、生长、开花、凋零,倔强地遵守着生命的时序,恰当的时刻来,恰当的时刻去,努力完成生命的流程。假如你爱一朵花,不要在它最美丽的时分把它摘下来。不打扰它,让它静静地怒放,便是你最大的慈善。作家川端康成在《花未眠》中说:“一朵花静悄悄地开,那不为人知的美丽,在夜里愈加诱人。”清晨4点,他与一朵无眠的海棠花对视,凝思细窥,不打扰,不采摘,更没有印象记载。在清晨的微光中,用一颗慈善之心,赏识一朵花、守候一朵花,感恩天然赏赐的美丽瞬间。    不惊动一只鸟儿的安定是仁慈。那些微小的生灵,像小角色一般,一向都有自己的生计窘境。像麻雀,特别是大雪天,连寻食都十分困难,胆子小,力气弱,活得辛苦不易。假如你爱一只鸟儿,不是下套捉住它们,圈养在笼子里成为一只宠物。而是不打扰它,让它在广阔的天空中翱翔,划出美丽的弧度。人与鸟各自安好,才是最大的慈善。    那个傍晚,天空微雨,一只麻雀像一片落叶一般,悄悄飘落到窗前的栏杆上。不知道它经历过怎样的动乱,只见它翅膀收拢,双目紧锁,两只枯瘦的小爪子紧紧地捉住栏杆,一动不动。我不敢惊动它,只静静地看着它,情不自禁地暗暗推测:这个小家伙是困了?倦了?受伤了?走失了?被人追逐?仍是无家可归?掌灯时,我再去看它,它早已飞走了。    夸姣是一种朴实的私家感触,每个人对夸姣的了解都不相同。你眼中的普通、心中的磨难,或许正是他人眼中的夸姣。《庄子·秋水》中有一句话说: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”说的正是这个道理。不打扰他人是你的涵养,是你的慈善。    日子中,很多人喜爱用自己的主意去衡量他人,以自己的視角作为判别事物的规范。岂不知,甲之蜜糖,乙之砒霜。你以为好的,他人未必以为好;你以为欠好的,他人也未必以为欠好,日子本来就没有一个规范答案,假如你爱惜自己的高兴,请不要随意打扰他人的夸姣。不论他人的夸姣在你的眼中怎么低微,怎么藐小,怎么何足挂齿,不打扰便是最大的慈善。    愿你与温顺,与仁慈,与慈善,与夸姣结伴而行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